深圳19岁孕妇为省钱在家自行接生,结果令人惋惜……

2020-11-21 13:55:55 社会透析

“医生,这个孩子有点不对劲,你们看看?”

10月9日晚上9时许,深圳某妇产医院急诊室进来一对母女,一脸慌乱的年轻女孩抱着一个婴儿。

孩子的外婆告诉接诊医生, 为了省钱,女儿的这个孩子和她15岁生的第一个孩子都是她在家中接生的,没想到这次出了问题。

经新生儿科全力抢救一个小时后,这个送院时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男婴被宣告死亡。孩子的妈妈也被医生“强行”收治住院。

电影《生门》剧照

01

19岁女孩家中生二胎

母亲当“接生婆”

死亡男婴的母亲叫桐桐(化名),今年19岁,她与三岁多的大儿子强强(化名)同母亲佩姨租住在罗湖的一间农民房中,平时以帮餐厅洗碗维持生计。

佩姨早年离异,在深圳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一家三口的生活仅靠桐桐和佩姨打零工支撑。生大儿子强强时,桐桐尚未满16岁。为了省下分娩费用,佩姨自告奋勇地当起了桐桐的接生婆。尽管她完全没有经验,但强强倒也顺利降生,母子平安。

10月9日下午5点多,桐桐二胎临盆。有过一次接生经验的佩姨信心满满地再次充当接生婆。 她用消毒的剪刀给孩子剪完脐带后,见孩子哭了两声,就没再管了。

晚上6点多钟,桐桐见小儿子躺在身边一直没出声,有点不放心,就起身看了一眼。此时,孩子的小脸有点发紫,不放心的她问了佩姨一句:“是不是有问题?”佩姨不以为然:“小孩子脸本来就不白,没啥子事。”

晚上9点多, 一位老乡发现孩子已全身青紫,且探不到呼吸,遂喊桐桐、佩姨带孩子去医院。老乡又帮桐桐一家打了车,支付了车费,并一路将他们送到深圳某妇产医院。

电影《生门》剧照

02

年轻妈妈没钱住院要回家

医院自掏5000元为她治疗

产科庄医生见到桐桐时,男婴已被抱到产科抢救。桐桐一个人躺在急诊的床上,急诊科的护士正陪着她。“姑娘看起来挺利索的,表达也算清晰,不过当时脸色不太好。”

不一会,辖区的民警也来了。考虑到桐桐将3岁多的大儿子单独留在家中不安全,民警向佩姨了解完情况后,就将佩姨送回了家。

“从佩姨那了解到,孩子的爸爸在桐桐怀孕初期就离开了她们,家里也确实比较困难。”庄医生说。考虑到自行接生条件有限,桐桐存在很大的感染风险。医生建议桐桐先打破伤风针,再办理住院手续,住院检查治疗。 谁知道桐桐死活不肯打针,嚷着要回家。医院院领导、产科主任、值班医生都赶到急诊室轮番劝。

庄医生心想,桐桐肯定是怕打针太贵,不敢打,就告诉她破伤风针只要20元一针,不贵。“当时大家都跟桐桐说,不打破伤风针,可能要死人的,她还是不同意。 后来才知道,20块钱她也拿不出来。” 庄医生说,当时听到这样的话非常心酸,当了很多年医生,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此时,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大产科主任 也了解到这一情况,决定让桐桐免费住院。然而,桐桐也不愿意。“可能是怕治疗要钱。”庄医生猜。

最终,医院决定,桐桐住院产生的检查和治疗费用全部由医院来承担。在医院产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大产科主任为桐桐协调了一个单间病房。“当时她身边也没人,住院手续、检查手续都是医护人员帮忙跑的。”跑完手续,已经是晚上12点了。

电影《生门》剧照

03

专家呼吁:

再没钱也不要在家生孩子

医院专家提醒:不管有没有钱,都不要在家生孩子。

2000年,国家启动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消除新生儿破伤风项目(简称“降消项目”),贫困孕产妇可以向国家或地区政府申请“降消”补助。

记者通过查询了解到,深圳的“降消补助”规定,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2500元的贫困孕产妇可以在各区级、市级公立医院通过住院分娩救助的“扶贫通道”分娩。分娩后,只需提供孕产妇夫妻身份证复印件(交验原件)、收入证明原件(无工作者提供家庭经济情况说明)等证件即可申请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