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物园今年已收容野生动物60种241只 它们生存现状如何?

2020-06-04 20:01:12 新民晚报

“以前比较多的就是蛇、龟两栖爬行动物,还有天鹅、鹦鹉等鸟类,现在除了这些,还有狐狸、梅花鹿,甚至还会发现猕猴等灵长类动物。”上海动物园工作人员介绍道。世界环境日前夕,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第三检察部环资办案组部分成员会同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上海市林业局、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事务中心走访了上海最大的野生动物“收容所”——承担上海市90%左右收容救护任务的上海动物园,实地探访这些曾经“罚没动物们”的生存现状。

图说:上海动物园收容的野生动物 上海铁检院供图(下同)

“罚没收容”的野生动物过着怎样的生活?究竟为何这些野生动物会出现在城市?罚没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现状和面临的困难有哪些呢?

随着严厉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在全国展开,被罚没的活体动物数量也随着案件量攀升。上海动物园自2003年开始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从开始的每年十几只增加到现在的几百只。据统计,2019年,上海市动物园收容的罚没野生动物有29种328只, 截至2020年5月25日,已经收容野生动物60种241只,其中鸟类23种41只,两爬类33种196只,兽类4种4只。

在上海动物园两栖爬行馆馆外,一小片被栅栏围起来的“池塘”中,绿树环抱,中午时分,饱满的阳光照射下来,地上铺的砂石都亮晶晶的。就在这片宛如“日光浴场”的“沙滩”上,几只乌龟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比一般龟大的体形、漂亮的背甲,让它们很容易就能吸引游客的目光。在馆内工作场所,我们还看到了一个个住在爬宠暖箱里面的乌龟,这些是苏卡达陆龟和辐射陆龟等,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保护动物,都是被收容进来的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中罚没的小动物。

上海动物园的隔离检疫场在园区的一个偏僻角落,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养在后场饲养区的一些动物。一些鹦鹉和小鸟被关在笼子里,蜗居在一起。这些鸟类有很多都是被罚没送过来的国家级保护动物,现在处在隔离和检验检疫期,很多人因为它们羽毛色彩漂亮,会学舌说话,就通过非正常渠道弄回家饲养。

图说:上海动物园收容的野生动物 

在座谈交流会上,园方工作人员介绍说,每只野生动物被送来之后,都有一套收容程序。先要过检验检疫关,受伤的动物会进行救护、治疗和隔离。受伤痊愈的和没受伤的健康动物,如果是上海本土的,达到放归放飞条件,能适应上海生存环境的,就予以放归放飞;如果是非本土的野生保护动物,不适应上海的生存环境的,就会在上海动物园进行风土驯化保护,有的有条件了可以予以展示。

市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表示,在救护收容的野生动物中,市民举报、饲养逃逸、遗弃等人为因素已占到一半左右。此外,市民的这种需求间接造成违法运输野生保护动物入境、跨省市倒卖现象增多,而这些被非法交易的野生动物在查获后很难以合法途径将其送回原栖息地。野生保护动物是不允许违法进行交易买卖的,但由于具有巨大的商业利益,有些不法分子依然顶风作案,目前的收容救护工作为也是为违法行为人造成的不良影响做兜底工作,在这样有限的环境中来救助保护野生动物。

动物园工作人员坦言,在饲养这些罚没动物的过程中遇到的难题不少。随着市民对野生动物保护关注度的提高和野生动物保护相关执法工作的加强,收容动物数量不断增长,对收容场所也带来了不少的压力。在有限的空间设施内,笼舍场地不够用成了摆在眼前的一个难题,例如目前收容的鸟类居住密度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不少后台饲养区也已经“人”满为患了。

“现在进来的动物量大、种类多,除了场所、设施方面的困难,对我们的保护技术力量要求也更高。”园方工作人员陈刚说,“近几年来有关野生动物救助的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像市民饲养的以非法渠道从国外引进的野生动物,对于这些新种动物的收容救护,就有一定难度,很多是饲养员第一次接触。像有的非本土动物、国外种类的动物,本来我们动物园是没有的,饲养方法也是慢慢摸索出来的。”

探索恢复性司法、罚没野生动物的目的不仅是保护它们,更在于打击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买卖行为,提高行为人的违法成本。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把野生保护动物当做宠物饲养,会导致更多非法运输和交易行为的发生,从而威胁一些物种的生存。检察官在这里提醒爱宠人士们注意: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无论是野生的还是人工繁殖的,只要没有相关部门的批准,都是禁止个人买卖的。另外,宠物爱好者不要因猎奇心理购买异类宠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饲养方式都很复杂,家庭饲养可能会导致其死亡。

所以,“异宠”不是想养就能养!表达对野生动物喜爱的最好方式,不是据为己有,而是把它们留在自己的栖息地。不要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实施违法行为,真正做到爱护动物、善待动物。

新民晚报记者 郭剑烽